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得白癜风后可不可吃芹菜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2:47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得白癜风后可不可吃芹菜,保健品能治疗白癜风吗,北京白癜风主要症状,甘肃治白癜风的设备,哪家医院或怎样能治愈白癜风,高密好的白癜风医院,湖北能不能治好白癜风

原标题:从雪茄大王到上海滩老板 一位香港传奇人物的前半世与后半生

  *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(微信ID:wallstreetcn),作者孙建楠。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wallstreetcn.com,或下载华尔街见闻APP*“香港失去了一个英雄······此君一去,香港黯然无光!”

一周前,一位香港的传奇人物敌不过病魔而辞世。他的名字并非如雷贯耳,但全球商业、文化和时尚版图上均有着他的烙印。

他一面是英国人,另一面是中国人,在两个不同身份中穿梭。

上海滩老板、雪茄大王、赌徒、石油大亨、地产实业家、“中国会”创始人、伦敦巴赫协会会长、首位在北京大学指教的香港人······

他的国际朋友圈包括:美国前总统克林顿、俄罗斯总统普京、已故戴安娜王妃、安德鲁王子、末任港督彭定康、撒切尔夫人、香港前特首曾荫权、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······

虽然他的母语并非英语,但他多年担任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专栏作家,给英语世界的精英讲授穿衣搭配、西方礼仪、房屋设计以及生活哲学。

这位传奇人物就是邓永锵(David Tang)。

前半生:一部个人版的中国当代史

1954年8月,邓永锵出生于英国治下的香港。那时,香港是全球冷战时代的缓冲带,国共对峙下大量内地移民陆续涌入。

他的曾祖父邓志昂和祖父邓肇坚均是华人名流。邓志昂19世纪末从内地迁到香港经商,创办了一家著名银铺,属于香港银行业奠基者之一,此后由邓肇坚接手。由于抗日战争爆发,邓肇坚转而参与创立九龙巴士生意。

幼年时期的邓永锵在香港度过,就读于喇沙小学及喇沙书院——这是天主教男子学校,他与李小龙、黄霑成为了校友。

然而,正当60年代内地政治运动如火如荼地开战后,革命热潮席卷了香港。人人自危之时,外资和华资开始撤离香港。邓永锵的家人做出决定:举家移居英国。

这时的邓永锵只有12岁,从殖民地迁移到另一个“母国”,这更像是一场“离散式”的迁徙。

他顺利地念完中学后进入伦敦大学主修逻辑学,尔后在剑桥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和哲学博士。

当他完成学业之时,中国社会再一次发生了大变革:内地结束动荡并施行改革开放。邓永锵受到祖父邓肇坚的鼓励,回流香港,并进入自家的邓氏律师楼。

由于志不在此,他不久后离开转投英姿的太古洋行——英国殖民史上极为重要的亚洲跨国公司。

此时的1980年代初,中英双方展开了香港前途问题的谈判,一些悲观的香港精英再次思考去留问题。

此时的邓永锵越来越关注快速开放的中国大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中国的大学招聘海外教师。

1982年,他获得北京大学的聘请,负责参与哲学系博士研究生的教学与指导,29岁的他成为了首位在北大任教的香港人,月薪600元人民币——待遇堪比当时的中国国家领导人。

旅居北京的日子里,他与TVB(香港无线)艺人张淑仪热恋,1983年的冬天两人在北京一家天主教堂内完婚,轰动一时。

1984年,中英两国签署联合声明,香港前途问题正式落锤。同一年,中国大力开发沿海石油矿产的消息搅动国际投资界,各国石油公司欲分得一杯羹。

英国克拉夫石油公司总裁得知邓永锵在内地的人脉资源后,邀其担任公司驻港代表。邓永锵欣然接受,与北大合同期满后,进入石油行业,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征途。

石油生意如火如荼之时,他于1991年拿下了古巴雪茄的在亚太的代理权,建立太平洋雪茄公司,“雪茄帝国”遍布亚太地区20余国。

对他而言,抽雪茄是生活的一部分:每次饭后抽一支,一天四五支,否则浑身不自在,并坚持用火柴点燃。进军雪茄界之时,邓永锵更耗资4000万港元在中环的旧中银大厦开办会所——中国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之前邓永锵的人生轨迹多次受到时局影响,但他也开始展现“反作用力”:90年代初,中英在香港政权交接谈判屡遇波折,特别是英方单方面扔出耗资不菲的新机场计划,中方担忧该工程跨越1997的重要时点,将极大影响香港财政和外汇储备,两国谈判曾一度暂停。

邓永蹡利用极广的人脉资源促使中英谈判的继续,并弥合了双方在香港新机场计划的诸多分歧。

他曾认为,“成功最大的因素是运气,luck,fortune,right place,right time(运气,好运,正确的地点,正确的时间),可以从圣经读到现在的各种文化书,但是如果没有运气,你一定不会成功。”

后半生:打造独特品味的商业帝国

邓永锵的人生经历充满时代变革的影子,他也想成为一位变革者,并曾说要做中国时尚界的邓小平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诸多国外服装品牌在中国做加工,比如一件在广州卖五元的体血衫在国外能卖到70美金。邓永锵认为,“我不但要用中国的工厂,而且时装应该有中国的文化,毛主席、孙中山以前都是穿上海30年代的唐装。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呢?”

1990年代后,邓永锵的商业足迹开始与时尚紧密结合,可谓推动了一场时尚革命。

“上海滩”(Shanghai Tang)就是这场“革命”孕育的产物。1994年,他在香港中环开设了这个中国传统服装奢侈品牌,主要出售旗袍、唐装为主的上世纪30年代上海服装样式。

邓永锵把中国传统服装打造成“香奈儿”一样的奢侈品牌。在他看来,因为中国有13亿人,有1300万人穿你的衣服,就不得了了。而奢侈品消费往往带来物超所值的感受,因为奢侈品拥有者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。

对于把旗袍、唐装做成奢侈品的逻辑,他曾笑称:“为什么Gucci那些名牌可以卖那么贵?我觉得我们一点都不贵!你们就是太追求国外的名牌,觉得中国牌子不应该这么贵。可是我们一样可以啊!我们不贵不行,不贵我们就没有利润!上海滩开到现在,一共卖出唐装2500万件,说明喜欢的人很多!”

2000年,他将上海滩的多数股权出售给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Richemont,这家瑞士集团还有卡地亚、登喜路。

邓永锵打造的突出品味的商业帝国中,还包括会所中国会(China Club)、菜馆唐人馆(China Tang)、家居精品店“邓邓邓邓” (Tang Tang Tang Tang)。钢琴家郎朗曾说,“唐人馆”所做的菜肴是他在国外吃过的最棒的中餐。

对于品味的理解,邓永锵曾展示身着的一套西装接受访问——西装口袋特意设计在右侧,而非传统的左侧,并称“穿戴直接反应你属于哪个社会群体,你通过一丝不苟的穿着来表达自己,能让人看出你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张,他结交了普京、已故戴安娜王妃、末任港督彭定康、香港前特首曾荫权。由于他经销古巴雪茄,担任古巴驻港荣誉领事,曾多次会晤卡斯特罗。此外,他还面见金正日,请他介绍朝鲜裁缝做衬衫。

更为“不可思议”的是,作为地地道道的中国人,他常年为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撰写专栏文章,为英文读者“指点迷津”,内容五花八门,比如,他喜欢探访墓园、公募,为读者规划了名人墓地游览图。做宇航员旁边聊什么;毕加索明华能否放在客厅壁炉之上;四方院是否仍是当前最合理的房屋设计;如何对方爱显摆的雪茄客;太阳镜应搁在衣服哪块才显雅观;36岁以上男人穿紧身牛仔裤是否得体;黑西装配棕色鞋是否妥当;抱枕上是否应印字········

他还与读者一起抱怨飞机头等舱商务舱服务水准的下降。他更给英文世界的人讲解圣诞节礼仪、晚宴上如何搭话。

曾接受华尔街见闻独家专访的香港投资大佬谭新强(中环资产投资总监)也是邓永蹡的粉丝,他曾写道:“无论是在香港或去到中国内地、美加、英国,甚至俄罗斯,我都必定力追《Agony Uncle》专栏(邓永蹡在FT的专栏)。最高享受是坐在浴缸,拿着粉红色的FT慢慢阅读,如真的买不到,只好无奈拿着iPad看电子版。”

对于自己的社会地位,邓永锵曾说道:“我不属于上流社会,本人是中产阶层,但中产阶层的一切我都心生厌恶,他们老操心着与自己的邻居攀比······这种社会攀比显得无聊而又浅薄。我更想把自己归入第一阶层。”

确实,邓永蹡的传奇永远定格在了第一阶层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峨眉山白癜风医院